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6的文章

<美國隊長三> 溫拿富家子 vs 魯蛇工具人

圖片
先別說安麗了,

你聽過超級英雄史上最關鍵的一場溫拿富家子與魯蛇工具人的對決嗎?


史塔克---

天生的人生溫拿勝利組,

天賦與身家背景完勝.

習慣用錢解決一切,

想做甚麼就做甚麼,

鋼鐵人系列電影可稱之為少年史塔克的煩惱.

因為史塔克的日常其實沒什麼明確的目標,

他的日常行為總是取決於自己的感覺,

而且一直擺脫不了雙親早逝的夢靨.

直到他成為鋼鐵人.


史蒂夫---

天生的人生魯蛇工具組,排隊搶票,

半夜買零食,隨傳隨到修電腦,

相信這些他都做過,

而且逢打架必挨揍,

外觀生理條件完全在標準以下還在末段班之列,

在他還是個魯蛇時,

這世上會對史蒂夫回話的女性,

除了自己的阿母之外,

恐怕就只剩佩姬一人.

不過史蒂夫一直有一個非常明確的信念,

"我討厭欺侮別人的人,不管他是什麼人".

直到他成為美國隊長.

因為成長環境的不同,

造成兩人的性格與判斷事情各方面的想法有著極大的落差,


在本作中這兩人的理念之爭,如下列設計對白.

鋼鐵人說: "這些吃水果不知拜樹頭的魯蛇,

但是也許我們真的做得太過頭了些,

我想我確實有點累了,

當個乖乖聽命行事,

受人差遣的工具人就好,

生活可以過得比較輕鬆,

遠離那些狗屁責任.

去他的能者多勞!

本少爺只想舒舒服服的多喝一些上好的威士忌和多喇幾個正妹."

美國隊長說: "不想負責任? 

你只想選條讓自己肩膀比較輕鬆的道路行走,

想將如何使用我們能力的權力,

交給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陌生人決定? 

而且你根本不了解工具人的內心小劇場!

這方面我可是專業!"



鋼鐵人說: "你這蠢材真搞不清楚狀況!

現在我們這些人生勝利組是眾矢之的,

魯蛇們怎麼可能正常看待我們,

目前就先順應時勢當工具人避避風頭嘛,

反正對我們而言也沒甚麼損失,

而且簽約只是個形式框架,

我們可以想辦法慢慢填寫增加協約的細節,

總之Z大於B!"



美國隊長說: "對不起,先別提Z大於B,

你先告訴我有哪些Z和那些B? 

現在偷偷丟出一份協議急著壓著我們要在上頭簽名,

你知道這混帳厚的內頁寫了些甚麼? 

將來要控制我們的政府或是領導我們的團體是一群碧池或是一些聖人? 

"Oh,You know nothing,Jon Snow",













這一切都太虛偽了,

不會有人自願想當魯蛇工具人,

我是覺醒公民,不是個媽寶,我會對自己負責,不是玩具,

讓人想玩的時候就玩,想丟就丟!

這東西一旦簽下去,我連上個廁所恐…

蘇格蘭愛丁堡的紀念品選擇

圖片
對於一位曾經造訪蘇格蘭到過愛丁堡的旅人,

隨口問他當地有什麼紀念品值得帶回台灣?

可能不外乎講出旅遊書上推薦的克什米爾毛料織品,

蘇格蘭奶油酥餅,或者稱之shortbread(短麵包),

我則戲稱為走路餅,因為它的牌子叫Walkers.

而事實上吃了一塊之後,確實可以走很多路,也需要走很多路,

因為,聖光啊!你看見它那精美的熱量表嗎?

害怕高熱量的遊客,

可能會想買條象徵傳統的蘇格蘭裙,

但是應該不會有人認真想要帶回蘇格蘭風笛吧?

至於最有名的蘇格蘭威士忌,

怎麼好像都沒人提過,

因為,

孩子啊,

有句俗諺說 : "當踏上大不列顛的土地時,就先將喝威士忌的想法斷根吧!"(這句是我瞎掰的)

因為台灣比較像蘇格蘭威士忌的產地,

不,我要說台灣就是蘇格蘭威士忌的產地!

聽起來很詭異又不合邏輯,

但事實上台灣人喜愛威士忌的程度,

讓台灣擁有全世界質與量都最精的蘇格蘭威士忌!

好吧,我承認說得太誇張些,

也許祖靈守護著台灣,

所以讓台灣榮登蘇格蘭威士忌的世界第二大進口國,

你絕對沒看錯,

蘇格蘭威士忌有很大很大的一部分是賣來台灣,

如此可知,

台灣人有多愛用各種不同的蘇格蘭威士忌來泡澡了,

因為這個緣故,

台灣的蘇格蘭威士忌售價幾乎是蘇格蘭當地的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價,

除非是去當地的酒莊喝限量原酒,

否則去蘇格蘭喝伏特加還比較划算,

一定有人認為我又亂說話,

可是,

我真的坐在愛丁堡的酒吧裡喝著伏特加一口杯(Shot),

因為酒吧所賣的伏特加們確實很便宜,(注意我用了複數)

酒吧都已打出快樂時光買一送一,能不感恩嗎?

聽起來似乎有點淡淡的哀傷,

將來如果有機會到戰鬥民族的地方走跳時,

我一定會試試在紅場喝威士忌,

扯遠了,

我要表達的是,

以上這些東西,

其實台灣都買得到,

真的不用大老遠從英國扛回來,

特別是那該死的走路餅,它非常重!天殺的重!

別看它小小的不起眼,

它那突破天際的熱量就已經說明一切了,

好吧,

我承認以上這些旅遊教科書紀念品自己也都有買一些 =  =,

但是這句不是重點,

以下才是正題,

我在愛丁堡買了兩個自認為頗為特別的東西,

愛丁堡是凱爾特蘇格蘭人的首都,

因此不得不提到神秘又美麗的凱爾特結,

這個美麗的繩紋一直是西方歷史與文化上非常浪漫的命題,

就像是我們有著嫦娥奔月或是七夕鵲橋之類的故事,

雖然我舉例的神話故事內容以唬爛的成分居多,

但是凱爾特人和凱爾特結卻是實實在在歷史上出現過的人與事,

當凱爾特結與遠古神秘的德魯伊產生羈絆的那一剎那,

(…